春梦秋云

好景来去自知 遗憾而常识

伤心的孩子

林封城: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当我还在乡下的贩粮铺做帮手的时候,认识了这样一户人家。


在砖房如此普及的今天,一家三口住的竟还是茅草泥房,不是因为怀旧,而是真的穷。那是个什么样的房子?干柴木头混黄土,住了好几年了,看上去极其臃肿,歪歪扭扭,仿佛我用力一推就可以摧毁。房子所在的地方只有他一户人家,荒地有很多。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把这片地开发开发,种种茄子豆角之类。他们说,没钱雇人,自己也懒得弄。


他们家里有电视,频道也很多。但画面很不清楚,雪花闪烁,让人烦躁。我问他们是不是电视太旧了,他们说,没交电视钱,能搜到台已经是偷着乐了。


和我说话的,是一位将近40的老妇人,胖的很,体积是我的两倍。中年得子,在我认识她的时候,孩子已经6岁大了。她曾在我家附近摆摊卖冷面,只是生意不怎么好,后来就不干了。我很喜欢她做的炸鸡排,3块钱一个,也不贵。


他家门口栓着一只看门的狗,我稍一靠近,这条狗就叫个不停,想要朝我大腿咬上几口的架势。所以我每次串门都要贴着墙走,还要小心别把墙给推倒。


这时他家的孩子跑出来了,端了一碗剩饭在狗窝前,立即停止了叫嚷,大吃特吃。这时一看,这条狗还蛮可爱的。


转眼,剩饭吃完了,狗接着冲我吼,我接着扶墙走,把孩子逗得直笑。


“你不用这么害怕,这狗见到生人就叫唤,不咬人的,你改天来的时候带点东西给它吃就好了。”


孩子说,这狗跟着他有两年了,一开始能装在水瓢里面,现在不行了,也就能放一条腿。


终于有那么一天,他们一家子要搬进镇上的楼房了,临行之前,领着孩子挨家挨户的送包子。


“啥馅的?”我问。


“肉馅!”妇人开心的喊道。


我是最后一家,送到我这里之后,塑料袋里的包子还剩下两个。妇人拿起一个包子塞在嘴里,接着把塑料袋递给孩子。


孩子看着袋子里剩下的一个包子,没吃,小嘴一撅,竟哭了起来。


“这孩子,一个不够吃怎的,嫌少?”妇人吓了人一跳,赶紧蹲下身子哄孩子。


我觉得在理,往塑料袋里塞回了几个包子。不想,这孩子哭的更厉害了。


“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查仨数给我憋回去!”妇人数落着孩子,把他拎回了家。


真的是因为包子太少了?虽然说日子过的一直不富裕,但也不至于为了几个包子哭成这样。


我一直也没想明白。




后来他们搬家的时候,我去帮忙搬箱子,发现了个奇怪的事。


他家的狗怎么没了。


2014.9.16

评论

热度(50)

  1. 春梦秋云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2. 林封城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3. 在上海官方博客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