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梦秋云

好景来去自知 遗憾而常识

然后再也没有然后

RapBallad:





讲几个细节。




12年的那个学期几乎每个周末都坐565路公交去他学校找他玩儿。


有一段时间特别想管住自己的嘴不吃宵夜,但他从来就不是个省肉的主,九点多钟拖着我去买奥尔良烤鸡腿。


然后我说我不吃,他就一直拿着俩刚下架香喷喷的鸡腿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最后逼得我双手捂嘴往前飞奔。


后来有一天我们一块儿吃新疆大盘鸡的时候,我埋头大干土豆,他在对面突然笑起来。


我斜眼怒视,莫名其妙,极不耐烦地问他:“笑毛线?”


他笑着说:“你不知道你吃饭的时候有多开心,我觉得看着你吃饭我有多开心,以后别减肥了,胖点也没什么不好的。”


后来每次一块儿吃饭,他往我碗里夹肉的时候我都特别心安理得。


因为笃定,所以无所顾忌。当时是这么相信着的。




12年的年末我们一块儿跨年。


正好那天姨妈君到访,整个人跟吃了炸药似地易燃易爆。因为一个特别小的事情我在街上跟他火冒三丈。


他威胁地说那就不牵手了!我说不牵就不牵!说完就用力甩开他的手。然后自顾自地往前冲。


结果没走两步,他就拽住我,然后用力挽着我插在口袋里的胳膊,小心翼翼地说:“你不想牵我那我牵你不就结了。”


我装着毫无所动的样子,心里却已经缴械投降,眼角余光瞟到他,那么高的一个人,面无表情,但却跟个小媳妇似地跟在我身旁。


“真是个笨蛋。”


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大一下期临近期末的有一天我们一块儿去吃披萨自助。


吃完出门发现外面下起了暴雨。


两个人在屋檐下站着躲雨躲了好久,直到后来雨越下越大。于是他在大雨里跑了两条街去买伞,再到我们躲雨的地方接我。


他回来的时候,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伞的样式也太丑了。”


他一脸委屈地说:“那家店就只剩两把伞了,另外一把是粉红色的你觉得你能接受吗?”


我立马三条黑线,不情愿地牵起他往回走。




13年的1月我们一块儿去哈尔滨。


通过他的关系认识了三个特别有个性的阿姨。


席间有一个阿姨说很想找一个跟我性格差不多的儿媳。


我笑得好开心,像是获得了某种从未感受过的肯定。


然后他转过头不可置信、一脸戏谑地看着我说:“就你?还好儿媳?”


我立马一胳膊肘给他飞过去。不但被他躲开,还被他轻轻握住我的手。


然后他带着世界上最灿烂的微笑拍了拍我的头。




13年的7月我们一块儿去了济南、青岛、烟台、威海和大连。


在威海的那天晚上我们几个人跟往常一样坐在海边的大排档吃海鲜,然后我发现自己极不舒服,估计吃坏了肚子。


果然,一回宾馆就开始想吐,还发烧。后来的景象,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惨不忍睹。


可是他一点不耐烦都没有,像照顾一个生病的孩子一样照顾我。我当时特别狼狈地说:“我吐得好恶心,你别管我了。”


他特别认真地说:“这就不管了?那以后你卧病在床老得走不动的时候谁照顾你?”


当时我没说话,但心里炸开一朵蘑菇云,炸毁所有的过去。


后来他担心我晚上会饿,出门给我买粥,他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快睡着,模糊中感觉到他冰凉的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试探我是否还在发烧。


我当时没有感动,只有决心,想要跟他一辈子生活在一起的决心。




10份我跟家人一块儿回老家扫墓。


记得那天我突然提起说:“你觉得我那个红色的背包会不会显得不太尊敬啊?”


然后他特别无所谓地说:“那我把我的换给你。”


说完就拉着我往回走,把书包里的东西一件件的拿出来又按照处女座的风格放进我的红书包里。


后来我送他坐车的时候,看着他背着我的书包,完完全全地小了一号。


有时候我就在想,他那么在意自己公共场合形象的一个人,是如何做到一次一次地为我让步和牺牲?




他几乎没有在我面前抽过烟,因为知道我不喜欢烟味。


但有一次他没办法拒绝。


我记得当时他很自然地侧过身,将拿着烟的手放在凳子下方,如果不是看到他别扭的姿势,我几乎都忘记了他抽着烟。


当时在场的一个朋友在很长一段时间跟我讲起这个场景,说:“我觉得他是真的很爱你。”


我回答:“我知道。”




有一次我们因为我的选择综合症而吵架,出门又遇见下大雨。


过马路的时候两个人都剑拔弩张。他轻蔑地说,要不是因为今天下大雨,我绝对甩手走人。


我立马回道:哼!不用你走,我走!


然后就快步加鞭冲进暴雨里。


接着他仗着腿长一下就把我拽进伞下,对我咆哮:“你有病是不是,居然还真走,小孩子脾气!”


说完就紧紧揽着我的肩,没有再给过我挣脱的机会。


其实我是知道的,我的那点小孩子脾气全是被他给惯出来的。


只是分开之后,这些个习惯和小聪明再也没有用武之地,像失去住所的流民,无处可栖。




还有好多细节,我已经记不太清了。


他曾经说我太敏感,可我觉得人生就是由这些只能被感知不能被记录的瞬间组成的。


我们歌颂的永恒也不过就是由无数个细节与瞬间搭建起的信念而已。


但我需要记得,需要记得这些曾令我掏心掏肺的点点滴滴,需要在一遍遍的温习当中习惯它们同化它们最终遗忘它们。


你总说我优秀,但我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做得最好的一件事情就是爱你,虽然结局并非我们所期许。




我知道,多年以后,当有人问起我关于这段感情。


我会很平静地说:“我曾经跟一个很好的男孩相爱了很久,久到我以为我们一辈子都会在一起。”


然后他们会问:“然后呢?”




“然后再也没有然后。”



评论

热度(76)

  1. ^O^RapBallad 转载了此文字
  2. 春梦秋云RapBallad 转载了此文字